一场剧情刺激、玩家尽兴的剧本杀游戏中(组图)

在一款剧情精彩、玩家乐此不疲的剧本杀游戏中,谁是“灵魂人物”?

答案是:DM(的缩写,来自游戏“&”,意思是游戏组织者,现在多指“脚本杀死宿主”)。

在剧本杀中,DM是核心存在。他们不仅是主持人,有时还担任编剧、导演、后勤,甚至是集体表演者。在不同的角色扮演游戏中,他们给玩家带来欢乐,也从中获得信心、满足和价值认同。

当被问到“为什么做DM”时,很多人的回答是“为爱发电”,有的人很开心,或者喜欢被夸。但是,DM也会受到玩家的质疑,失去信心,变得倦怠。苦与累中坚持,这些是怎样的矛盾人?这个从一个新的社交娱乐项目中诞生的“小众职业”有什么令人着迷的?

1 为什么要成为 DM?

2021年5月23日凌晨三四点,可乐在朋友圈发了一篇“小作文”,讲述自己为什么想做DM,这份工作给他带来的委屈和乐趣。

早上,可乐妈妈看到这条朋友圈后,哭着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她觉得我工作太努力了。”

可乐主修音乐。遇见女友婉莹后,两人一起开了一家剧本杀店,“迟到剧本推理馆”(以下简称“迟到”)。同时,他也是一名DM。

这是一个不受父母青睐的职业。“这个职业不赚钱,还得熬夜,是一个为了爱好而放弃健康和原有生活的职业。” 可乐说。

DM的工资一般由基本工资和委托人提成组成。底薪三四千元,一届提成一百多元。“我的书一个下午只挣100块钱,但我的时薪是100块钱。” 兼职DM陈晏说:“我做DM只是为了好玩,不指望赚钱。”

DM在下午和晚上工作,经常熬夜到凌晨三四点。他们戏称这种生活为“在阴间劳逸结合”。

除了作息不规律,工作也很辛苦。有一次拿着这本书,可乐的腰椎间盘突出症复发,在最后的表演中差点晕倒。有时,他表演得太多,导致全身疼痛,“我的脑袋都快要脑震荡了”。

2021年7月,甜甜大学毕业,处于没有明确职业规划的迷茫期。恰巧那段时间,他玩剧本杀的频率更高了,于是带着喜欢和另一个朋友在一起的爱好来到《七环》做DM。

熬夜对天天来说不算什么。真正困扰他的是,特殊的作息时间限制了DM的社交圈。“我的社交圈基本上是奔奔的同事、恋人、朋友,如果他们不认识奔奔,我们就不会见面很多次,我们的关系可能会变淡,”田甜说。

天色渐晚,已经开张一年多了。可乐基本不休息,天天靠外卖撑腰。来到北京后,他的行动轨迹是从十里堡到朝阳大悦城。前者是他住的地方,后者是剧本杀店所在的地方。“有时候我想出去走走,可是一天都走不出来。”

DM也更难拥有爱情。“谁会是DM的男朋友和女朋友?比DM更忙的人。” 天天自嘲一笑。

抛开“爱”赋予这个职业的光环,一些DM逐渐看到了它的真面目——有趣与无趣的交织。

“这个工作,说有趣就很有趣,有时候说无聊,其实也没什么意思。” DM (他给自己取的“艺名”)一边说,一边指着他在做什么。

周日下午 1:00 左右。在“作弊侦探博物馆”中,自闭症正在整理线索卡,准备半个小时后杀出重围的剧本。房间里的另外两个 DM 都在“啃”一本书。厚厚的组织者手册。“你看,这就是我们每天都在做的事情。”

2021 年 7 月,自闭症成为兼职 DM。“后来我辞掉了之前的工作,想了一段时间做DM,于是开始了全职工作。”

没钱,黑道,辛苦,无聊,为什么还有很多年轻人热衷于做DM?

“我们为爱发电。” 许多 DM 回复。

2 DM 玩得开心

DM们在为爱发电的同时,也在这份工作中找到了自己的乐趣和价值,这也是他们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

对于自闭症患者来说,成为 DM 的乐趣在于玩家的反应。有些玩家拿到凶手的角色,为了洗白自己,会编造一些故事和线索。“我们有一个特别喜欢编线索的球员,他编的时候我会笑。”

陈曌有时会用剧本杀人,将自己代入“神”的角色。“我知道他们所有人的身份和所有的情节。这个时候,看一群人在迷雾中推理或编造事情是很有趣的。”

每天带来这本书的动力在于玩家的好评和肯定。

他带来了一个叫《白衣倾城》的剧本,持续了大约9个小时。除了看半个小时的剧本,剩下的环节都得由DM控制,这是对DM技术的考验。

第七条诫命要求 DM 将脚本从脚本中取出,这意味着 DM 需要理解脚本并背诵它。《白衣倾城》的剧本也有复杂的机械环节,DM也要把所有的规则都背下来。

这是一个很难的脚本,但我非常喜欢这个脚本。因为基本上每一个玩《白衣倾城》的玩家,每天肯定都会带上这个能力。“也许我比较虚荣,我喜欢听球员的夸奖。”

天天把《白衣倾城》看作是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过程。高风险的是,这么难的剧本,可能会出现错误和翻车,但如果你演得好,你会获得很大的肯定。

“这本书越难,它给我的信心就越多。” 田田说道。人越是去到更高的高度和困难,就越容易给自己设限,但每天总觉得自己能带来更难、更有力的书。

除了带这本书,甜甜还热衷客串NPC(NPC指剧本杀中的客串演员),每次客串都是不一样的体验。前一秒他可能是抗日战士,下一秒他可能成为欧洲伯爵,下一秒他可能穿越回远古,成为戴笠的人……不同的角色在转换的过程中,我每天都发现快乐和兴奋。

有一次,我每天都带着这本书,另一个场景需要杀死NPC。他控制着公众聊天中的玩家,急忙前去救援。

有玩家记得,他每天都在楼道里脱裤子,大喊“快把我的衣服拿来”,然后一边换衣服一边冲进房间,秒变情绪和角色。天天把他快速入戏的能力看成是天赋。

DM们长期背着同一个剧本,难免会因为重复的链接和文字而感到厌烦。然而,一些 DM 善于从不变的过程中寻找新鲜感。这种新鲜感是不同玩家的反应和他们的语言输出。

剧本杀《阳光神社》中有一个选择链接。(以下两段涉及剧情,请选择性阅读) 两个死去的人因为身边人许下的愿望重获了一年的生命,但许下愿望的人却消耗了他们的好运,变成了厄运。一年期限即将到来,这两个人是要离开,还是继续消耗对方的运气,留下来?

照片/可乐提供

在带来这本书的过程中,可口可乐曾捕捉到一个让他感动的场景。一名拿到“死”的女玩家说:“这次是我偷的。” 守着她的玩家答道:“我本来就是一张白纸,是你的到来给了我色彩。

虽然已经被带了很多次,但这段对话还是让可乐瞬间哭了起来。

3 DM的修养

事实上,DM作为一种新型的“小众职业”,进入门槛很低。“只要有嘴,普通话就可以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别太傻。” 自闭症说。

但要说高,DM的门槛也是相当高的。他们最好有点“好玩”,可以快速将玩家替换为他们的角色;他们还需要有很强的社交能力和观察能力,能够分辨玩家是否玩得起玩笑,玩家是否断线,并及时做出反应。.

有推理书的DM也需要做好应对“野蛮人”的心理准备。

有些推理书复杂难懂,DM需要花很多精力去理解剧本,才能应付各种类型的玩家。而且硬核推理书会出现一些逻辑、结构等问题,很多玩家会觉得不合理。“DM既可以到处玩,又可以原地返回,也可以将其更改为合理的。” 陈妍说道。

事实上,一个DM的等级隐藏在各种细节之中,因为正是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决定了玩家的整体体验。

比如在剧本杀结束的回放环节,DM会让玩家分享自己的经历。如果轮流分享,很容易变成故事分享会,玩家对别人的故事情节不感兴趣。

处理高等级DM的方式是根据相关性对玩家或剧情进行分组,一人一组回答,一人补充,既能吸引玩家注意力,又不会耽误太多时间。

剧本杀屋内有鬼五人本答案_剧本杀女子田径队答案_玩吧剧本杀答案二人本

作为东道主,DM必须控制比赛的进度和节奏。当玩家卡在某个环节时,也需要适当的“抱车”。(抱车:指当玩家无法下车或讨论方向偏离时,DM给予适当提示。)

富车也能看出一个DM的水平,“可以让玩家了解作案手法,不能提示太明显。” 陈妍说道。

比如他曾经带来的一本硬核书中,杀人术涉及门,但玩家试了半天没有结果。为了提醒玩家,他几次假装不小心打开了门。但是为了省事,或者技能不足,有些DM会不顾玩家经验直接提示。

相比之下,基于情感的 DM 对手推车的要求相对简单。“发出线索卡,推进流程,在关键情感点上向玩家提出一些问题,让他们表达自己的感受。” 自闭症说。

但情感书对于DM的考验在于剧本的改编和解读。

自闭症最引以为豪的剧本是《屠川》。他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改编和排练剧本,自己改写和改写歌词,更换所有的播放列表,并要求老板购买道具和调整。房子的布局。

在自闭症刚开始准备改编《屠川》的时候,老板就在微信群里向玩家宣布该书即将上线。谁会想到等了一个月。

一名球员催促他,自闭症患者回答说:“快来了,正在改变。” 事实上,他实在是太困了,太累了,干脆关掉手机就睡了。

“压力挺大的,怕是大家的期望值太高了,玩了才发现就是这样。” 自闭症给玩家打了疫苗,“降低期望值,不要把它当成一本特别好的书。”

第一次测试后,选手们反应良好,自闭症真的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个月没有白费。”

4 作家、导演和后勤

除了作为主持人之外,DM 还具有多种角色。

我们可以把完成一部高质量剧本的过程,比作一部影视剧的制作过程。只是在影视剧的拍摄过程中,有编剧、导演、后勤、群演等多重角色,而在剧本杀中,这些任务大部分都必须由DM来完成。

首先是改编剧本。很多剧本存在逻辑不合理、流程不一致、情绪爆发不足等问题。为了更好的呈现效果,DM一般需要根据自己的理解进行适配。

在《神秘圈子》小程序中,玩家对《山鬼》的评分为7.7分,不算高。但在DM们眼中,剧本的好坏还有另一个衡量标准,那就是DM们的改编空间。这也是《洋洋侦探所》(以下简称“洋洋”)DM华华特意选择改编这本书的原因之一,也是他成名的原因之一。

视频/播放器为阳阳家的《山里鬼》拍摄的宣传片

“主办方手册的内容不够全面,而且是变种,有些部分会让人对剧情感到迷茫。” 花花说。这就需要DM对剧情进行铺垫和改编,甚至通过解读或旁白将作者没有表达的内容传达给玩家。

“我们改编的《山里鬼》,不是表演有多好,舞台效果有多爆炸,而是逻辑和自洽。前面发生的事情可以与后面一一对应,而玩家只有在最后沉浸的时候才能记住。更加情绪化。”

但是,改编剧本是一件非常费力的事情。“它需要灵感,有时为了一个点需要反复修改。” 花花说。

在剧本杀中,花花感觉更像是一个导演,她让她在每个阶段说什么,什么时候说。

比如自我介绍环节,很多剧本杀的这个环节都是轮流介绍玩家。但在《山里鬼》剧本中,有一个角色的角色有点“次要”。她的剧本里写了很多无厘头的内容。如果她介绍自己,她将被边缘化。所以在介绍环节,花花首先会问大家现在在哪里,谁在?“这其实是自我介绍,只是内容定了。”

图/花花在《逢山遇鬼》中的演绎

除了这些角色之外,DM有时还要执行一些后勤工作,例如在演出期间布置场地、及时切换灯光和音乐等。

有时,DM也会成为“群演”,客串剧本杀。来宾 NPC 也希望以真实的方式解读故事,没有替身或特效。大多数时候,可乐的NPC是她的女朋友婉莹。“有时她会在几辆汽车中客串,她的额头是蓝紫色的,她甚至都没有想过要扇自己耳光。” 可乐说。

但是,剧本杀和影视剧的一个核心区别在于,影视剧的观众是被动观看,而杀剧本的玩家会主动参与。

过去,脚本会写下DM和NPC应该在什么时间说什么,但在越来越多的脚本杀戮中,DM和NPC需要与玩家互动,抓住他们的“谈话”。

随着剧本杀在年轻人中的流行,玩家的挑剔度越来越高,相应地,行业对DM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不再只是作为版主存在。

5 DM 卡住了

一些DM在享受这个职业的同时,也陷入了困境。

由作者、DM和玩家共同打造的优秀剧本杀。这三者都是变数,任何一方的断线都会导致不同的游戏体验。

如果一个剧本杀的完成度不错,第一个表扬的就是DM。“其实剧本的作者是巨人,我只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承受光环。” 田田说道。

但是,如果玩家体验不佳,直接面对玩家的DM也很容易被攻击。

可口可乐带来的推理书曾被玩家质疑为边缘人物。本来他还想争吵反驳,后来想通了,“剧本是见仁见智的东西,书再好,也会有人批评,也不管。”有多糟糕,就会有人认为是好事。”

有时候玩家会吐槽剧本,虽然跟DM没关系,但也会觉得不舒服,因为剧本就像是自己的作品。

就像为观众带来欢乐的小丑可能会感到沮丧一样,DM 也有倦怠期。

洋洋探案中心的DM们“萌”到爆的原因之一是无法得到玩家的正面反馈。从这个角度来看,脚本杀并不是一个努力就会有回报的行业。DM需要与玩家合作才能显示出良好的效果。

但完美的结果是不可避免的。“你需要一个适合DM的脚本,好的状态,高素质的玩家,所以结果可能是完美的。一旦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最终的结果就会大打折扣。” 当最终结果偏离 DM 的预期时,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累积。,他们会感到疲倦。

所以,DM会觉得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是自我价值得不到满足的表现。

在倦怠期,凯蒂经常做的就是“充电”——回到玩家的角色,去其他商店打字,直到痊愈。

可口可乐带来《我家之眼》的时候,前几辆车的玩家反馈不佳,一时间失去了信心。三天自闭症后,他开始写剧本,脑子里琢磨着如何完成细节。后来,夸奖来了,他的信心一点一点地上升。

为了保证DM在带本书的过程中不出错,部分店铺需要对DM进行评估。 Ring 是少数检查 DM 的商店之一。测评的内容包括故事的细节、回放的过程以及之前玩家提出的问题。店家要求DM在审核过程中必须精通背诵和脱稿。

在《白衣倾城》的考核中,他每天列出81分,背诵了两周左右。一开始,他更多的是死记硬背,后来随着剧本的积累,他能够流利地回答剧本的每一个问题。

然而,在剧本杀圈,新剧本不断涌现,速度越来越快。这也意味着DM要花几天甚至一两周的时间来背诵和排练剧本的时间很长,几个月后可能就被淘汰了。这也是一些DM不愿意花精力背剧本的原因,因为他们觉得没有必要。

田田不这么认为。他觉得那段时间演戏很开心,也给别人带来了快乐。够了。“实际上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它只是提供了足够的意义一段时间。”

成为DM后,每天随时写下你的“记录”。截至春节,他已经学习了13本书,审阅了9本书,参加了16个剧本的测试,作为DM玩了135场比赛,作为NPC客串了245场比赛。

这些让他引以为豪的数据,是通过一些牺牲获得的。例如,成为 DM 后,他每天减掉 36 磅。他还有一个容量为2000毫升的水瓶,每天要喝两三壶水。

图/天天水壶

也许痛苦和快乐是DM的状态。在这个职业中获得的一点快乐和价值,可以弥补那些痛苦和困惑。

“其实,我也为自己感到骄傲。” 在小作文的最后,可乐郑重地写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0731剧本杀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731yc.com/xytljb/5828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