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劳模,估计连根阿诗玛的屁股都没抽过!

秀门村第2集

损失六:你来这里做什么?谁让你来的?

锦薇:啊,这里不是你家,我在看球!

德流“喘”了一声站了起来,一把抓过屁股底下的凳子,假装砸烂。靳薇吓得摇了摇头。

二萌子:我告诉你,你比六单还便宜!

金威:啊,六单是闲人,我不是。我还是天才!

丢六咒:操你妈!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丑陋的外表!走,走,走,我要吐了!

晋威把脸凑到奎流眼前晃了几下:我要你看,我要你看!你吐,你吐!

损失六:要吃要剁手吗?

锦薇:我就是想吃啊,有本事你就剁了!

刘损一巴掌打在了锦薇的脸上。

横越:结束了,六哥,开个玩笑,这样是不对的,都在同一个村子里,伤感情。锦薇,坐下吃饭。

败六:别告诉我,他伸着那张贱脸就是想让我射他,对吧,贱魏?

锦薇摸了摸被刘六拍到的地方,从裤兜里拿出一瓶竹叶青,又从兜里拿出一盒阿诗玛,拍在桌子上。仿佛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他挑衅地看了看二梦子,又看了看葵流。

洪七忍不住笑了。

二萌子:喂,你这个贱人,你刚才还装在乌龟脑袋里,你在说什么,你在喝酒吗?你知道我们在这里喝了很长时间吗?

锦薇:啊,不给你喝,不给你喝。如果你不相信我,那就看吧!这酒是我画他父亲棺材时副市长给我的。我家里有很多香烟,我去那里谋生,却没有赚到两个阿诗玛。有些人是劳模,哼,估计连阿诗玛的屁股都没抽过!

晋威说自己送了一块阿诗玛给大家,又给每个人倒了一杯竹叶青,却没有给二梦子和葵流。

横越抿了一口,舒服的“嗡”了一声。

二萌子:如果你有画棺材、折纸为生的本领,你也可以当县劳模!

金威:我在那里做什么?你县劳模死了,我给你拉棺材,我就满足了。你在做什么?

损失六:我没办法!

说着,他从屁股底下捡起凳子狠狠的甩了过去,吓得靳薇赶紧跑出门外。

失去六义,抓住了朱夜清和阿诗玛。二孟子连忙上前,插上门闩。

把大家逗笑了。

锦薇在外面喊:啊,除了其他人,就他们两个,谁喝了我的屎,吸了我的屎!

大家又笑了。

锦薇敲门:洪七,给我哥开门。

洪七没理他。

金威:啊三恶,神枪手,给我哥开门。

三恶也无视。

晋威一脚踹开门骂道:啊,你们两个臭屁!你等着,我去找一块大石头,你不打开我就砸!

麻杆上升并打开。

二萌子从锦薇的话中得知:阿妈珠,你怕烂嘴吗?

麻杆:我主要是怕破门!

靳薇进来的时候,气得脸都白了。

说完锦薇的玩笑,恒月问二梦子:你刚才说什么?你说镇上的癞蛤蟆说你是后山人,你还不服气?

二萌子:这屌什么时候翻过来又问我,算了!

恒越:忘记再想了!

二梦子:哦,如果你是后山人,你会相信吗?

横越:我真的很服气,我告诉你,不要太服气。

二孟子:毛说,你叫老外,老外。

恒越:邓小平同志说,要解放思想。

刘失神不耐烦:好,好,这是修门寨马干家的马车铺,又不是钓鱼台国宾馆,连领导都牵扯进来喝了一杯。梁山好汉说,要喝一大碗。

恒岳:梁山好汉也说过,天秤分金银。黄金和白银呢?什么?你可以用一个大的比例来划分多少党参的根?你看到了吗?村里的姑娘们都出去嫁人了,后人一个也说不出来。原来,这几年修门斋一直都是阴阳怪气的。男人多于女人,女人还在外面结婚。少数大学生三年不回修门寨一次。无阳则阴不生,无阴则阳不生。再这样下去,修门寨的兴旺就成问题了。巴金大叔说修门寨有多好,村里的人也对眼前的生活很满意。这是什么时代的?如果是在 1950 年代和 1960 年代,我们村目前的情况可能是个好地方。有粮食要种,有饭吃,有副业要自力更生。但现在是什么时代?你出去看看,电脑,大哥,车。如果不行,明天就出去看看天空。一天可以通过多少架飞机?我们在这座封闭的山里,我们对自己感觉很好。事实上,我们的生活已经落后了。当然,还不如连桥镇。人家说你是后山人,你不得不承认。你以为你的后山只是地理上的差距吗?你应该看到封闭落后的一面,然后想想如何才能走出这种生活,在外面的世界过上几天的好日子,这样你就不会在这个村子里倒霉了,

二萌子:你看秀门斋不吉利吗?如果你仔细看看周围的村庄,秀门寨不是很有钱吗?

恒越:目光短浅!我们先来看看这个地方。有一堆窑洞。这个与另一个相去甚远。这也是在干燥的黄土高原。如果下大雨,一百个窑洞还不够滑坡。开开岭对面,种点粮食还不够给松鼠吃。荆门海滩到处都是青石蛋。圣门沟有野鸡和兔子,乱七八糟的,但我贪得无厌,可以弄几只野鸡吃。

三恶插话:你说的不全,圣门沟里有獾、野猪、狍子。我比你更清楚这一点。

恒悦:好,好,你都说了,好吗?但那又怎样?种植一些茉莉花还不够他们吃。还有什么都不能种的上门坡、一坡荆条、毛榛,但也不乏载粪的萝卜头。

胖猴子插着手里的烟袋插话:不仅萝卜头,烟袋也可以切。

横越笑道:还敢炫耀,多吸几口尼古丁!为你和我服务。不要打扰!还有前所未见的荆门洞和死门洞。如果像大家说的那样,荆门洞里有一条大蟒蛇,那可真是吓人。整个村子,也就是杜门坪,有了一点生机,让大佬们可以种些玉、小米之类的东西来填饱肚子。以这样的生存环境,再加上村里现在的发展速度,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淘汰,而且不只是秀门寨的一个村子,所有偏远的山村都逃不掉的命运。被淘汰。我不解,看到我们村有这些光鲜亮丽的名字,我们的祖先也是精通奇门遁甲的高手,

二萌子:你不仅是外国人,而且没有良心。我说这话时不要生气。你出生在这里,你在这里上学,你在这里长大,你现在要离开吗?如果秀门斋在你眼里真的那么差,你心里就不能想,你能把它修好一点,不被淘汰吗?

恒越:怎么建?种核桃树?思考有什么用?我是仙女?屏住呼吸成为现代城市?

二萌子:你不应该问我要不要种核桃树。这是你们村委会的决定。

恒悦:我没有决定。

洪七用筷子敲了敲桌子:好!别打了!这是餐桌,不是会议。

横越笑道:我们没有吵架,别紧张。二萌兄,我只代表我个人的看法。来,我们喝一杯。

恒月和二梦子碰杯。

二萌子:不客气,我也急着说话,自欺欺人,大家开心!你刚才说你想出去吗?

恒岳:我有这个想法。我有一个同学在省城的一家公司工作。他大学毕业后有一份正式的工作,但他没有去那里。他自己找了一家公司。现在他是公司一个部门的负责人,月薪4000多。

二梦子:还有多少?

横越:四千,你怕吗?不要以为你有钱,是在村里,你的几万块钱都存下来了,每年种党参、放羊都是从你父辈传给你的,赚钱,省钱又省钱. 有什么罪?红油白汗,容易吗?就你家的收入水平而言,当今社会,别说是省会城市,就算住在小城市,连房子都买不起。我现在分为两组,一组是让我的同学有合适的机会给我介绍一组,一组是我在省城工作的叔叔。二萌哥,我去好好过,我也叫你进去,怎么样?

二萌子:我们拉下来,我们去那里能为别人做什么?我还在家里,我结婚了,我有老婆了,我出去折腾了。继续把我的羊留在家里,种上我的党参。如果八金叔不允许党参,我们就种核桃吧。我们没有你那么大的胃口,所以我通常有钱可以花。

恒岳:二萌哥,其实人在生活中不能只追求好收入,更重要的是要树立一种价值观,追求一个能充分体现和发挥自身价值的事业,并坚持到底。有几磅几两,这是最重要的。

二梦子抿了一口酒,不再说话。其余的没有说什么。

金威想炫耀,却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们也有张村委会说的价值,还有我们手艺的价值,我们是天生的,从来没有教过我们,我们已经把棺材涂满了全镇是也是最好的之一。男孩女孩都折纸了,不如我们那天出去挣30、40块钱?在北洋头教书的小媳妇说我们是万宝泉,呵呵,万宝泉,故意的——

季流一拍桌子,打断了锦薇的话:你要吃饭剁手?!

锦薇小声说:啊,你是个混蛋。

胖猴子不理他们,低头剪了一个两寸长的小烟袋。季流伸手在肥猴后颈上拍了拍。

损失六:你的鸡巴在做什么?整天切烟袋有什么承诺吗?现在人人都用嘴抽烟,谁还抽那些东西?

胖猴子抬起头:谁说割烟袋就是抽呢?我是一个人,我只是在玩,你管我什么?打我,用一杯酒惩罚你!

刘少天又扇了他一巴掌:你还讲理吗?你应该受到惩罚还是我应该受到惩罚?

横越:都受罚!两人触碰。

齐刘端起酒杯,摸了摸肥猴,骂道:肥猴,害死我了。

肥猴喝完那杯酒,低着头继续割烟袋。

二萌子:胖猴子,你怎么了?如果你不给我们面子,你还是无知。你不能暂时摆弄那些东西吗?

肥猴一边砍一边说:我爸新的一年要我学木匠。父亲说,种了几千亩地,最好带上手工艺品。我也认为这是事实。我们有这方面的人才。不说别的,就说我的烟袋,这世上能砍我的人有几个?你去我家看看,短的、长的、粗的、细的,最长的可以当老人的拐杖,最短的可以打耳洞。有梨木,漆树,连翘,老艾,应有尽有。

说到这里,胖猴子深吸了一口气。

胖猴子:一开始我也坚持要学木工,继续深造,但今天早上我的计划几乎站不住脚。

大家问:怎么了?

胖猴子:我要学书!

听到胖猴子的话,众人一愣,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葵流笑骂道:“你他妈太好了,放个屁都放不下,半天还想讲故事。” 太有趣了。

胖猴子被笑声惊呆了。

洪七: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胖猴子主要不是要讲故事的,他看到讲故事的女孩长得漂亮,早上听完宝红的故事,就出来讲了我们认为那个穿白色运动鞋的女孩很漂亮。,嗯?

马极:是的,估计是看上了那个女孩。

大家一听都笑了。

胖猴子没理他们,就好像没听见似​​的。

金威:胖猴子,让我看看你的荷包,让我指导你。

胖猴子:不用你指导。

:我在没有任何指导的情况下看到了它。切割是什么样子的?就算你敢拿出来给人看,也不要脸。

肥猴抬头骂道:“可恶,你不要脸。”

锦薇:惹不起二蒙子和季留,啊,惹不起你?来吧!

恒岳劝道:好了好了,别闹了。我说锦薇,你把你家弄得跟黑道似的,你每天都不怕睡觉吗?

金威:别怕。

恒月:我去过你家一次,就再也不敢去了。棺材放在那里,你每天都在上面修炼?

:是的,我专门做了一个来练习。

恒月:家里还有那么多泥胎,少男少女纸人,引导菩萨,招魂幡,我都不敢说。

日本号之谜剧本杀答案_剧本杀闲人彭大爷答案_宫心计剧本杀答案

锦薇:喂,你怕什么?它的艺术性如何?

恒岳:还是艺术气息,你跟谁学的?

“轰”的一声,门仿佛被猛烈撞击一般打开了,麻爹金福从外面走了进来。

金福:你见过活着的人吗?

众人看着靳芙的样子,都奇怪的摇了摇头。只有纪柳低着头,偷偷张嘴,笑而不语。

麻棒:怎么了,爸爸?如果你不去剧院,你在这里做什么?

金福:没有,我刚才跟这个恒月和肇兴的狗说,我下午在这里烧完炕了。这几天我累了,躺在这里睡着了,有人把被子盖在我头上,狠狠地打了我一顿。我一下子就醒了,它坏了,有人在偷东西。我一脚踹了过去,那人急忙跑了出去。我现在一直在外面巡逻。这些天,村子里有很多人在外面唱歌。丢东西不好。

丢刘实在是忍不住了,他侧过脸去,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口水和泪水擦了擦。

麻棒:你在哪里打过你父亲?

金福在身上比划了一下:这家伙力气很大,我的腰还疼。

恒悦:我们现在出去看看好吗?到处巡逻?

金福:我觉得没必要了。我在这里告诉你,别光顾着喝酒听外面的,小偷在想。

每个人都同意。

二孟子招呼道:金福叔叔,过来,过来喝一杯。

金福伸长脖子笑道:你们年轻人喝,我不喝。

二梦子:过来,都给你倒了,恒月,拿给金福叔。

靳福端了一大杯酒,喝了一口酒,从盆里抓起一块兔肉,一边啃着一边走出了门。

恒月: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金福叔叔就是这样,说有人偷东西。是谁?

麻麻:管他呢,我爸就是想吃兔肉,怎么会有这种事,是什么东西?谁会偷?你们都去吧。

三恶喝多了。金福离开后,从炕枕下取出一根桃木棍。他像神一样挥手跳舞。他说锦薇带来了鬼魂。鬼。

季流也喝醉了,站起来吃够了花生,可是一坐下就坐不住了,“啪”的一声,连凳子都掉在了地上。

三邪一愣,呲牙咧嘴,挥动桃木棍,醉醺醺的说道:死了,一鬼流死了,千鬼流站了起来。我,大家都叫我,三恶人,今天我要害你。

山治把瓶子拿到嘴边吹了吹,二萌子上前一把抓住。

二萌子:给我们留一些,笨蛋。麻杆,把他放在炕上睡觉。

就在这时,六六突然像僵尸一样站了起来,先是惨笑一声,然后一把抓住了麻杆。

损失六:马罗德,你,你知不知道刚才是谁,打,打你爸?

二梦子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哈哈”笑道:我知道,我知道。只有你能做到。

这时,其余人也反应过来,笑了起来。

输了刘和三甲在炕上抱在一起睡了。

二萌子:我说一下刘奎这个人,他对整个人有很多想法。那时我们还没有结婚。一年冬天,村里卖党参。那一年,党参大丰收。吸毒者同意开车到村里去拉它。被拉了,但他们的车在路中间抛锚了,来不及了。我们应该做什么?把人参从院子里带到家里太费力了。但如果不带走,当时村委会还没有院墙。万一丢了怎么办?巴金叔叔让我、纪刘和赵王叔叔晚上睡在村委会,看党参。那天晚上我们先睡了,但在赵王叔叔来之前,我想到了一个疯狂的想法,将赵王叔叔的被子铺开,里面塞了一个枕头,在枕头上裹了一条白毛巾。此时,村里的老人还穿着白毛巾,如鬼发、刘表树等。把毛巾裹在枕头上,盖上被子,告诉你,就像一个人躺在里面一样。结果,不一会儿,赵王叔就来了。当他打开门时,他傻了。他以为有人在睡觉。一只脚在门外,一只脚在门内。我一听,倒在床上再也笑不出来了,刘六却偷偷地拍了我一巴掌,我还是笑不出来。六人的失落只能忍气吞声:“不,怎么了?” 赵王叔又问,这是谁?刘小姐说,我们也不知道。当我们进来的时候,有一个人躺在那里,谁知道他们是谁。按照王叔的说法,你没和巴金说话吗?亏六说没有。赵王叔还是那样,问枕头,你是谁,喂,你要我睡在哪里?嘿,醒醒,你听到了吗?叫了一会儿,没有反应。当然,没有回应。如果枕头有反应,那不会是怪物吧?赵王叔也不死心,进来掀开被子看了一眼,抓起枕头打了六六。哈哈哈哈,我笑得这么厉害,想想还笑得出来。不会是怪物吧?赵王叔也不死心,进来掀开被子看了一眼,抓起枕头打了六六。哈哈哈哈,我笑得这么厉害,想想还笑得出来。不会是怪物吧?赵王叔也不死心,进来掀开被子看了一眼,抓起枕头打了六六。哈哈哈哈,我笑得这么厉害,想想还笑得出来。

在场的人一听都笑得肚子疼。

洪七:你们这两个混蛋,老是欺负我二叔,大不了!

二孟子气喘吁吁地笑道:这还是欺负人,听我说。你二叔打了七六之后,就上来脱衣服睡觉了。赵王叔叔穿着一件毛衣。脱到头上的时候,七六抓住了毛衣的嘴巴,伸手在赵王叔的腋下抓了抓。. 别看赵王叔平时怎么不笑,就看怎么逗他笑。那天,赵王叔差点笑出声来。晚上,当我睡​​着的时候,我笑了,我的身体在颤抖。

麻麻:胡说八道,他晚上睡着了,你好像不睡觉,你怎么知道?

二萌子:我们怎么知道?你问得对。我们半夜起床,卷起他的裤腿。外面的裤子,中间的棉裤,里面的长裤,一起脱掉了。晚上,我们偷偷起床,在长裤腿上给赵王叔打了个结。第二天,赵王叔怎么穿在里面?我也不能穿,所以我会按照刘刘的建议来帮你,结果裤子的腰带已经没有了。

二梦子抿了一口酒,长长的吐了口气

二萌子:哦,松口气,我笑死了。唉,赵王叔是个好人,就是我们,虽然跟他开玩笑也不算太深,就像今天一样,现在想起来,只怕如果硝烟中的大炮,把老爷子的眼睛给炸了,我们的余生都不会感到安心。但他总是有一张下垂的脸,也就是说,当他碰到我们时,他会笑。以后,我可不能跟舅舅开这种小玩笑了。舅舅老了,受不了了。

喝得差不多了,横越起身要走,却被二梦子拦住了。

二萌子:不行,过几天你就要走了,我出来的次数也少,以后在一起的机会也不多。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睡不着就睡不着,不就是睡吗?

恒悦:球!睡不着,睡不着,就牺牲性命陪君子,就回不来了!

二梦子若有所思地眼睛一亮:就这样吧。从今以后,每年过完年我们都会在这里聚会一次。我们不能简单地喝酒和吃肉。我们要把这次聚会升格为开会,提升到更高的层次。嘿,是的,就是这样,太高兴了。每年都来这里做个总结,期待来年,聚一聚好吗?明年这个时候我们还在!女士们,先生们,这是第一次汽车和马店会议。让我们每年做一次,好吗?今年我们八个人是常委,每年都要参加,每年都要扩大会议的规模,好吗?今天就记下来吧,洪七,拿笔记住,马车店开会的人是恒月,我就当常务副。哦,

洪七:好吧,就和你不一样,一群恶习。

麻杆:睡球,be,你还想成为什么!

打开门。

一大早,100多名男女在开门岭上谈笑风生。

小学门口。

院子里的红旗大声飘扬。

秦启元将三、四年级的学生召集起来,整齐地站成两行队伍,手持红旗,提着铁锹开门。

在路上,我遇到了梁巴金。

梁巴金:嘿,秦先生,你拿这些娃娃干什么?

秦启元:今天不是打洞吗?

梁巴金:你的意识水平很高。如果你不被召唤,你就会来。

秦启元:大人玩坑,三个娃娃不打一个?

梁巴金:皮薄肉嫩的娃娃能做什么?你的精神值得学习,回去吧。今天是个坑,想种树就回来。

秦启元:这都进行到一半了。

梁巴金:哦,回去吧!中途发生了什么?回去上课吧,学校比那更紧。

秦启元:种树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

梁巴金:好,我们回教室吧。

到了开门岭,梁巴金和村委会将工人分组、分工,浩大的挖掘工程开始了。

梁八金把张横月拉到帝岩边上,对着修门斋坐下,掏出一根烟,各点了一根。

秀门寨就在对面,红砖贴面,青瓦顶。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村庄。

梁巴金抽了一口烟:出生后,我告诉你,秀门斋有时候在我心里就像我的儿子。

恒月梦闻言笑道:你喜欢谁,开拓还是开拓?

梁巴金:坐在村子对面这样看着他,很有成就感。我觉得他在你面前已经长大了,他是一个毛茸茸的年轻人,身体健康。但有时,我又觉得自己像爸爸了。

横越又笑了起来:你也算是笑死了,一会儿要不要叫他老丈人?

梁巴金:以后别笑了。一回到村子,我就觉得修门斋在看着我,就像一个老人看着他的儿子,就像我现在看着它一样,我就在父母的膝盖下。当我在村里忙于工作时,我觉得我是在孝敬我的老父亲,我总想舒舒服服地服侍,以便安心。

恒越:哎,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有同感。我在村里长大,对周围的一切都很熟悉。这种熟悉感让我对自己的日常生活感到厌烦和厌烦。

梁巴金:你说这些话让我感到失望和难过。按理说,年轻人想出去走一走,是一件好事。但我只是不想让你出去。你有头脑,你的文凭在所有村委会中是最高的,有你的领导,秀门寨会比现在更好。你想清楚,我不能耽误你的未来,如果你是市长的苗子,我耽误了,岂不是把损失蔓延到整个城市?

横越:你这老家伙也学会了伤人吧?

梁巴金笑道:人不一样。富平和你一样大的时候,他每天都跟我说他要当村委会,我不让他当。现在我要你当村长,但你不对。

恒月:他想成为你,就让他成为。富平有这个能力。

梁巴金:我不喜欢他。

横越:你喜欢谁?这么大的年纪,一点都不成熟。那么它是如何成为一家人的呢?现在他是副主任。

梁巴金:别让他了,还有人吗?他们还统计了一半以上的高中生。接下来,我要培养二萌子。

恒岳:别看他们的学历,你不也是文盲吗?

梁巴金:我以前当过兵,为什么?

梁巴金抽完一根烟,又拿出一根点燃。

梁巴金:我当了30多年的党委书记,一直精力充沛。我需要的时候睡觉,需要的时候吃饭。但是这些天,我一直无法入睡,有时会感到头晕目眩。看来我真的老了。这并不容易。小时候,我常来这里砍柴。那时,这里还是一座荒山,长满枣针和醋柳。村子里到处都是黑色的洞穴,像骷髅眼睛。22岁从部队归来,当上了党委书记。那个时候,村里普通人不到两亩地,更别说当时吃饭了。适可而止。第一天当上党委书记,第二天就带领全村开荒,喊着毛语录,啃着淀粉干粮,动员全民,挥臂挥镐。前山和后山颠倒了。为了表示我的决心,我还给我们的儿子取名为梁拓煌和梁拓野。后来把土地分到了每人七亩地,然后我就动员全村人来推广种植党参。家家户户不仅吃饭不用愁,而且还有钱花,村子的面貌也彻底变了。我努力了这么多年,从一个蹦蹦跳跳的小男孩,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但这还不够,时代在进步,我们也要进步,与时俱进。我们村没有任何天然矿产资源可供利用,经济基础比较薄弱。

梁八金站起身来,走到了开门岭最高的一块地。下面,一百多名男女,正用铁锹和脑袋挖洞。场面热闹而热烈。

梁巴金左手叉腰,右手伸出,指着对面的修门斋,自豪地大声问道:我问你,对面是什么?!

在地里干活的人,被梁巴金的一声怒吼惊呆了。他们以为村子里有什么东西,都转身看向修门斋,可是过了一会,他们什么也没看到,纷纷抬头看去。梁巴金。

二萌子:我紧张,我又开始紧张了。

贵发:能有什么,只有修门斋。

梁巴金:是的,是修门斋,但要大声一点。我再问,另一边是什么?大声回答!

男人和女人继续笑,认为这是一个可笑的问题。但他们还是异口同声地回答:秀门斋!

梁巴金:没错!你觉得修门斋好不好?

齐声:好!

梁巴金:你愿意住在修门寨吗?

齐声:是的!

二萌子:大叔,快下来!别让风吹过你的舌头,你会整天炫耀!看看你能做什么!

梁八金从地上捡起一块泥土扔给二萌子:我要是能做到呢?

梁巴金:休息吧!大家休息一下!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五年后我就六十岁了。你说,五年后的赞秀门斋会是什么样子?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洪七在最上层的土地上挖了一个洞,就在梁八金身后几步。

洪七故意捏着喉咙闹:还是这样!

梁巴金在旁边看了看,只见洪昭望正对着洪七咧嘴笑着,洪七也在窃笑。

梁巴金:谁说的?谁说的?看我踢他的狗屎!我再问你一次,认真点,你听到了吗?十五年后,我七十岁会是什么样子?

洪七还是捏了捏自己的喉咙:还不如这个!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0731剧本杀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731yc.com/xytljb/5807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