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喜剧片《扬名立万》11月11日“光棍节”上映

11月11日,在“光棍节”上映的悬疑喜剧《一举成名》,让观众在影院体验了寻找真相的快感。

该片由韩寒出品,由曾因热播短剧《告老板》而走红网络的刘寻子墨执导。李巴深、张本宇、柯达、刘荀子墨负责编剧。还云集了尹正、邓家佳、余恩泰等实力派演员。

《武林外传》和《爱情公寓》再加上万和天一的老脸,《大名鼎鼎》的逗趣能力毋庸置疑。但主创们不仅要让人发笑,还要通过多重人物视角、紧凑的剧情安排、发人深省的社会话题,为观众呈现一部让人迷惑的“剧本杀”电影。

民国时期,一群不开心的电影人被“财阀”卢子业(陈明昊饰)召集在一座豪宅里完成一项惊心动魄的任务——将轰动一时的“三老血案”带到屏幕。想为自己正名,他们答应了,却不知道危险正在悄悄逼近。

封闭的环境,因协议而聚集的各种角色,悬疑的血案,《成名》具备了剧本杀游戏的特点。但是这部电影的重点不是逻辑推理,而是社会解剖学。

用视频记录“真相”

在《成名》的所有群像海报中,相机、胶卷等电影器材都是道具。影片虽然再现了上海十里洋场、风云集会的风光,却对电影从业者当下的生活境遇有着强烈的隐喻。

有“烂片之王”之称的郑千里导演(俞恩泰饰)认为,正是这些“火爆冷门”的商业片占据了电影市场的半壁江山。“无声电影之王”关经年(杨浩宇饰)深知有声电影时代对自己事业的影响,因此不得不在现场演戏自保。从国外镀金归来的武帝陈小达(柯达饰)常说要宣扬武术,其实胆小如鼠,乌龙满面。

有艺术信仰的人放弃对金钱的追求;有声电影对无声电影的影响类似于当下网络短视频对传统影视行业的入侵;不像人那样熟练的“绣花枕头”,整天叫嚣着,也暗指当下的道德不配“小鲜肉”……一场“剧本杀”,展现影视圈众生.

同时,这些“失败者”也有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

编剧李家辉(尹正饰)连书都写不出来。他成天酗酒,自以为高大上,但心里还是有一股正气。起初,作为一名记者,他与当权者抗争只是为了将真相公之于众。即便因得罪权贵被降级,作为影视圈的一员,他依然为“编剧无权授权”的事实而奋斗。

前女星苏梦蝶(邓佳佳饰)嫁入豪门,舆论炒作她是不择手段上流社会的“贱人”。但实际上,这是他前夫买房消息的结果。站在新花魁海报前,萌蝶并没有“尊重艺人”,而是从女性的角度感叹“追梦娱乐圈”中女孩子的辛酸与苦难。

如果你想受欢迎,你必须遵守游戏规则。在民国的官僚体制下,那些知道真相的底层人民不得不装聋作哑;在男权社会中,女性必须成为公众偷窥的性感对象才能出名。郑千里一巴掌还给关经年,不是为了报复,也不是为了压制对方,而是为了在夹缝中保命(否则关经年会被枪毙)。

名人是尾巴夹在尾巴之间的人,公众认为虚假是真实的。宅邸内供奉着一位娱乐之神,暗示在“娱乐至死”的时代,虚拟的外表掩盖了可怕的真相。娱乐圈的花边新闻、仇杀、命案是观众爱看的题材,也是幕后真凶想让大众看到的假象。

凶手齐乐山(张本宇饰)被抓,为什么要杀了老三?这不得不揭开遮羞布:“夜莺”(邓恩熙饰)在上海被三名权贵抓获玷污,曾在父亲手下担任副官的齐乐山挺身而出。

有趣的是,法国浪漫主义画派领袖德拉克洛瓦()的原作《萨尔达那不勒斯之死》( of )被放置在谋杀现场,暗示了这个难以言喻的真相。画中,当叛军攻占王城时,阿尔及利亚第一王朝的最后一位统治者萨达纳帕卢斯下令杀死他最喜欢的妃子,并试图将宫殿和宝藏一起烧毁。这隐约呼应了三位老者的淫荡生活,以及上流社会的走狗(于爱磊饰)试图烧毁豪宅以掩盖真相的行为。

娱乐之神雕像和正宗的德拉克洛瓦

虽然《成名》中有一些吸引粉丝的元素(致敬《闪灵》、《无间道》和《杀死比尔》中的场景和台词,但“拳头”和“枕头”暗示了暴力和色情元素、郑千里、苏梦蝶的名字对应郑俊礼、胡蝶等)来营造幽默讽刺的效果,但他更大的野心是反思电影与现实的关系。

影片中有这么一句台词:“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是什么吗?记忆。” 无论是电影圈的小社会,还是充满不公的大社会,人们相信正义不会迟到。这部电影不是为了发现真正的凶手,而是为了揭露真相。

三个老人的案子没有了结,但电影中却记录了豪宅里电影人的推理过程。也正是记忆的力量,让《成名》更能体现一部社会悬疑片。

两部“剧本杀”电影

《大名鼎鼎》在宣传时着重强调了“剧本杀”电影的概念。

情景杀戮是一款真人角色扮演游戏,玩家以解开“谋杀之谜”为主要任务。一名玩家需要在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扮演凶手,而其他玩家则需要在有限的环境中通过多轮证据、讨论和推理找到真正的凶手。谋杀可以在游戏开始之前发生,也可以在游戏过程中发生(凶手“杀死”玩家),具有高度的沉浸感和参与感。在此过程中,玩家需要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甚至捏造虚假身份。

这种猜谜解谜的游戏特色,为剧本杀增加了悬念感。找到真正的凶手,挖掘出表面之下的秘密,是通过考验的唯一途径。谋杀、解谜、密闭环境、角色身份的分离,让“剧本杀”电影势必以悬疑电影的形式出现在观众面前。

《大名鼎鼎》中的密室谋杀案

《成名》原本是一部关于设定和解谜的电影,更类似于剧本杀“谋杀之谜”的主题。同时,以剧本为核心,以DM(游戏主持人)为首的剧本杀操作规则也被纳入影片:几个人聚在一起创作一个剧本;召集人陆子夜变成了DM,三个老案子他都知道。真正的凶手(尽管他对凶手的动机一无所知)。

然而,成名归家只是一个幌子,故事旨在解决当前的劣势。如果区分社会主义推理和班吉主义推理,直接解释凶手,主要是挖掘犯罪动机的《名流》可以算是一部“社会主义剧本杀”电影。

无独有偶,今年10月22日上映的由田壮壮监制、刘翔执导的电影《不速之客》也有“剧本杀”电影的特点,但属于“本格式剧本杀”电影,重在逻辑。推理。

一天晚上,老李(范伟饰)闯入307房间,想要偷窃,却亲眼目睹了一起凶杀案:神秘女子莉莉(朱珠饰)死于“凶手”颜。就在(张松文)面前。老李极力制服严正,戏剧性的逆转再次出现:快递员马明亮(窦骁饰)突然出现……一时间,善恶真假难辨。

犯罪之密室凶手剧本杀_扭曲的爱剧本杀谁是凶手_剧本杀 沉默的双眼 凶手

《不速之客》在“剧本杀”电影的叙事中突出“三制服”的特点:时间统一(故事时间要限制在一天一夜甚至十二个小时以内)、统一地点(全剧应该发生在同一个地方)在场内)并且情节是统一的(动作从属于一个主题)。

剧情限定在晚上,主要地点是307房间,动作围绕着几个角色藏在冰箱里的大量现金展开:急于救女儿的老李想为自己拿钱,而马明亮想要平分。此时,屋主尤大成(梁超饰)与“人贩子”张先生(胡明饰)再次卷入黑市交易。紧凑的空间和时间让这部电影充满了悬疑的气氛。

此外,细致入微的逻辑推理、多线叙事结构、前后呼应的道具细节,让《不速之客》全书极为扎实,铺垫细致。

谋杀之谜有一个“契诃夫之枪”的戏剧原则:如果在第一幕中看到了枪,那么在传统的三幕结构中,枪应该在第三幕中使用。这种道具和行为呼应的例子在《不速之客》中随处可见。

开场,老李用湿布扑灭了火,暗示冰箱里的制冷剂泄漏了,与结尾香烟掉落引发大爆炸的情节相呼应。假枪,这也直接导致了片尾的爆炸;影片一直在传播“外卖员杀死新婚夫妇”的信息,暗示外卖小哥马明亮不简单。

未点燃的香烟、破损的手机壳、柜子里的神秘人、电话沟通的具体时间……微调的细致设定,让《不速之客》真正做到了“草蛇灰线”,隐于言辞,细粒度“不间断,脉搏千里”。

此外,人物的隐藏身份也符合剧本杀的猜谜特点。范伟、窦骁和张松文精湛的演技让观众目瞪口呆,营造出身临其境的观影体验。

张松文的表现比较克制,不煽情。从“杀手”到卧底警察,再到为女人挺身而出的父亲,多变的形象深入人心;窦骁饰演的快递员看似小绵羊,实则是一只大灰狼。他一脸狰狞,与上半场顺从不张扬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让观众大为震惊。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两部国产电影相继打起了“剧本杀”电影的大旗。《成名》豆瓣评分7.7,《不速之客》也有7分,质量还不错。

严格来说,所谓的“剧本杀”叙事在电影中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

作为悬疑子类型的“杀戮脚本”电影

杀戮游戏起源于 19 世纪的英格兰。国产剧本杀进入大众视野,得益于2016年芒果TV明星推理真人秀《星探》的热播。2018年,《我是谜》、《综艺大侦探》等App获得资本加持,网络脚本杀戮异军突起。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线下门店数量从2400家猛增至家。

虽然剧本杀游戏是近几年才在国内流行起来,但“剧本杀”电影对于观众来说并不陌生。

2003年上映的悬疑片《致命ID》符合剧本杀的叙事逻辑:众多角色在封闭的环境中寻找凶手。一家汽车旅馆可容纳 11 位不同身份的客人,包括司机、前明星、情侣、警探和囚犯。不料,通讯中断,他们被困在酒店,一一死去……

这部电影将多重人格的概念应用于心理犯罪。11个人只是精神病人想象的分裂人格,他们被困在病人想象的汽车旅馆里。在这里,空间的亲近和个性的奇异完美融合,紧迫感和悬念感更加强烈。

《致命身份证》

悬疑经典的《恐怖游轮》也符合这个框架。电影中的单亲妈妈和朋友一起登上游轮,蒙面人惨遭杀害。一番厮杀后,女主打败了蒙面人,但就在这时,她发现自己和她的朋友中的另一个人正准备在海上登船,可怕的轮回开始了。

《快门岛》讲述了“侦探就是凶手”的故事。联邦警官泰迪和他的搭档前往快门岛精神病监狱调查失踪事件。然而,泰迪在岛上的真正目的是追查放火烧妻子的囚犯。经过一番调查,真相大白:泰迪是凶手,一切都是他想象出来的。

不难发现,这类作品的目的不仅仅是寻找真正的罪魁祸首和真相,而是要上升到精神和哲学层面。同时,叙事视角也越来越私密和内化:从多人调查到单人幻想和心理体验。

“快门岛”:泰迪抱着妻子化为灰烬

此外,一些剧本杀了《长桌审判》设定的电影,甚至放弃了《谋杀之谜》的设定,将其提升为人性的较量、阶级的展示、敌我阵营的较量。

《十二怒汉》也是多角色在封闭环境中寻找真相,但道德审视更多。一个由十二名不同专业人士组成的陪审团需要在休息室判定少年犯有“贫民窟男孩杀害父亲”的罪行。

陈国富、高群树执导的《风之声》讲述了日本特务局局长武田欲加入随从白小念、军机处长金生火、剿匪组长吴志国、翻译组的故事。领导李宁宇,行政调度员顾小萌。探寻代号为“老鬼”的地下党的故事。谍战与密室悬疑元素的结合,比死守传统侦探故事更有趣。

总之,“剧本杀”电影的概念诞生于当下流行的剧本杀游戏。游戏中使用的剧本属于影视中的悬疑文字。就连封闭环境的特点,暴雪别墅模式和密室悬疑片也玩了不少。因此,“剧本杀”电影可以看作是悬疑电影的一个子类型。

有人可能会问,能不能完全照搬剧本,杀了游戏模式拍电影?答案是:可以,但是需要稀释游戏属性,用其他元素增强可视性。

以《成名》为例,“玩家”进入特定的领域,在影片中获得一定的身份,这是一个基本的操作。同时,喜剧元素和悬疑气氛也需要相得益彰,比如《我叫你爸,你打我马对吧?》歌词的谐音梗。(周杰伦歌曲《爸爸,我回来了》),增添了娱乐性。再加上《熔炉》和《素媛》的社会关怀,观众更容易产生共鸣。

《名声》:《夜莺》引起的素园式同情

“剧本杀”电影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但当下的娱乐消费趋势让这类电影起死回生。当我们谈论这些类型的电影时,增强游戏性是没有意义的。在大银幕上,爆米花动作类型已经占据了游戏制高点。悬疑片要想在观众心中生根发芽,除了现实意义之外,还得靠紧张和刺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0731剧本杀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731yc.com/uncategorized/581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